歡迎來到第一旅游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首頁 * 專家
新中國旅游管理學70年(下)
第一旅游網:www.9679840.live      發布時間:2019-12-31      字號:【

  日前,由中國社會科學院組織編撰、謝伏瞻院長擔任主編的“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書系”出版發布會在京舉行。該《書系》共計30冊,分國家發展建設史(7本)和國家哲學社會科學學術研究史(23本)兩個序列。后者包含《新中國經濟學研究70年》(張卓元主編)、《新中國財政學研究70年》(閆坤主編)、《新中國服務經濟研究70年》(夏杰長主編)以及《新中國管理學研究70年》(黃群慧主編)等著作。其中《新中國管理學研究70年》一書中,宋瑞、周功梅承擔了《新中國旅游管理學70年》一章的寫作?,F摘錄其中核心部分刊發,以饗讀者。

  新中國旅游管理學70年(下)

  (接上)

  二、多維視角下的旅游管理學發展現狀

  從本質上講,學科是指知識門類,對人才培養、科研活動和社會服務有重要影響,使得知識的生產、傳播及消費同時具有了效率和效果。旅游管理作為一門學科而存在,擔負著培養旅游專業人才、開展旅游科學研究、指導旅游行業實踐等核心任務?;诖?,我們分別從旅游教育和學術研究兩個重要維度,審視旅游管理學發展現狀,而后從學科發展視角,闡述旅游管理的學科特點、學科地位及學科知識體系。

  (一)旅游教育

  旅游產業需求是旅游教育存在和發展的基礎,旅游教育是培養旅游從業人員、提供高素質旅游人才的重要渠道。我國旅游教育經過40年的發展,培養人才的數量和質量均得到穩步提升,教育水平持續提高。

  就數量而言,據統計,2016年,我國共有旅游院校2614所,其中高等院校1690所(包括本科院校604所和高職高專院校1086所),中等職業學校924所;旅游在校學生數達67萬人,其中高等院校學生44萬人,中等職業學校學生23萬人。從歷史發展來看,2000-2016年,我國旅游院校數量(圖1左)從1195所增長到2614所,其中高等院校從252所增長到1690所,中等職業學校從943所微降到924所。該時期內,旅游教育規模整體擴張,高等院校數量增長迅猛,在17年內增長了7倍。2011年,高等院校數量規模超過中等職業學校。2000-2016年,旅游在校學生人數(圖1右)從33萬人增加到67萬人,其中高等院校學生從7萬人增長到44萬人,中等職業學校學生略有下降,從25萬人下降為23萬人。整體來看,我國旅游教育規??涨皵U大,總量位居全球第一。



  據《中國旅游教育藍皮書2016》(中國旅游協會教育分會,2016)相關統計,2015年,全國共有789所旅游中職教育學校,招收學生9.3萬人;開設有高職高專旅游大類專業的學校1068所,全國招生11.09萬人;開設旅游管理類本科專業的高校有542所,全國招生5.56萬人;有146所高校(院所)擁有旅游管理專業學術型(或相關方向)碩士招生資格,全國招生1619人;115所高校具有旅游管理專業(或相關方向)博士學位授予資格,全國招生257人;70所高校具有旅游管理專業碩士學位(Master of Tourism Administration,簡稱MTA)授權點資格,在全國招生652人。2015年,全國旅游專業研究生(包括博士、學術型碩士、專業碩士)與本科、高職高專、中職教育的招生人數比為1:24.5:48.9:41,整體呈現收縮型金字塔結構。除此之外,中山大學、陜西師范大學、中國旅游研究院、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研究生院)等高校和科研機構相繼設立了旅游管理博士后流動站,為我國培養高質量旅游人才提供支撐。

  就旅游教育水平而言,教師和教材是旅游教育過程中最重要的因素。在師資力量方面,由于中國旅游學科發展的特殊性,在學科發展初期,大量相關學科背景的師資進入旅游領域,包括地理學、歷史學、管理學、經濟學等學科,因此我國第一代旅游教師及研究者基本為其他學科背景。同時,隨著我國旅游教育的快速發展,新一代旅游人(Tourism-generation)迅速成長。以2015年為例,全國旅游相關專業(方向)碩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的畢業人數分別為1298人和201人,這些高層次學歷人才進入旅游系統,又為旅游教育注入了活力。在教材建設方面,教科書是成熟、成體系知識的載體,是學科成熟的標志?!堵糜蔚乩韺W》(保繼剛編寫)、《基礎旅游學》(謝彥君編撰)等優秀教材的出版,標志著我國旅游教材建設的穩步發展。除此之外,于2008年成立的中國旅游協會旅游教育分會,通過出版《中國旅游教育藍皮書》、制定相關學生實習規范、發布《旅游管理一級學科研究》等成果、舉辦全國旅游院校服務技能大賽、開展國際旅游教育研討會等手段,對開發旅游人力資源和提升旅游教育質量也發揮了巨大作用。據上海軟科發布的“2019軟科世界一流學科排名”,中山大學的旅游休閑管理學科全球排名第8位。

  (二)學術研究

  1. 學術刊物

  學術刊物是學術知識生產、展示、交流和傳播的重要窗口,同時具有科研評價功能(汪再非和楊國祥,2006)。旅游學術刊物的發展是我們窺探旅游知識體系化和獨立化的最好窗口(保繼剛和賴坤,2016)。目前,國際上有14個SSCI期刊以旅游研究為專題,包括《Tourism Management》(旅游管理)、《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旅游研究紀事)、《Journal of Travel Research》(旅游研究雜志)等,同時40多個SSCI期刊涉及旅游研究(保繼剛和賴坤,2016)。在國內,1981年,《旅游科學》創刊,為我國第一本旅游學術研究專業期刊;1986年,北京聯合大學旅游學院創辦了《旅游學刊》,發展至今已成為旅游學界的權威期刊,也是旅游專題研究期刊類影響因子最大的期刊,被評為“中國最具國際影響力學術期刊”(人文社科類)。其他旅游研究主題期刊如《旅游論壇》《旅游導刊》《旅游研究》等也在快速成長,對旅游學科知識生產、交流與傳播、學科知識體系的建構產生了重要作用,是旅游研究重要成果和知識前沿的核心展示平臺。



  此外,一些非旅游類學術類期刊也刊載旅游類文獻,其中《特區經濟》、《經濟地理》(復合影響因子4.386)、《人文地理》(復合影響因子2.443)、《商業研究》、《江蘇商論》、《生態經濟》、《干旱區資源與環境》(復合影響因子2.152)、《地域研究與開發》、《企業經濟》和《社會科學家》為非旅游類期刊刊載旅游學術論文數量的前十名(張凌云 等,2015)。一些影響因子高的期刊,如《地理學報》(復合影響因子5.876)、《地理研究》(復合影響因子5.419)、《地理科學進展》(復合影響因子5.701)等學術刊物,雖刊登旅游類文獻數量不多,但因其學術影響力大,文章引用率高,對我國旅游研究的發展與成熟也做出了重要貢獻。

  2. 學術共同體

  學術共同體是指“以學術研究為職業和旨趣,具有相同或相近的價值取向、科學態度、內在精神和具有特殊專業技能的人,為了共同的價值理念或目標,并且遵循一定的行為規范而構成的一個群體”。學術共同體的構建有利于激發研究者的主體意識,強化學者間的溝通交流,也對學人的學術行為具有規范和約束作用,共同推動學科發展。

  張凌云等學者從學術論文、學術刊物、學術機構和論文作者等多個角度,對我國旅游學術共同體的發展格局展開了深入分析(張凌云等,2013;2014;2015;2017),統計了旅游院校及科研機構、旅游論文作者TOP100。其中,TOP30機構中(見表2),27所為高等院校,另有中國科學院、中國社會科學院和中國旅游研究院3家科研院所。從學術團隊影響力來看,以馬耀峰為首的陜西師范大學、以保繼剛牽頭的中山大學和以鐘林生為代表的中國科學院為旅游研究院校、機構的前三名,且分別形成了相當規模的學術團隊,成為我國旅游學術共同體的核心力量。同時,中青年旅游學者的崛起表明已初步實現了旅游研究的代際轉換與傳承。



  除此之外,中國旅游研究年會(由北京聯合大學牽頭組織)、中國旅游科學年會(由中國旅游研究院主辦)、中國青年旅游論壇(由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主辦)等旅游類學術會議持續召開,會議規模逐步擴大。值得一提的是,于1999年成立的中國社會科學院旅游研究中心,作為國家級學術型智庫,組織編撰的《旅游綠皮書》(至今出版17本)和《休閑綠皮書》(已出版7本)是我國旅游和休閑研究領域的重要讀物,先后多次獲得優秀皮書獎。于2008年成立的中國旅游研究院,作為國家級“旅游智庫”和“業界智囊”,致力于旅游政策、熱點問題等研究,其出版的《中國旅游集團發展報告》《中國休閑發展年度報告》《中國旅游經濟藍皮書》等著作,是促進我國旅游行業發展的重要數據資料。中山大學保繼剛教授于2016年被評為“旅游管理學科長江學者”,是我國旅游管理學科的首位長江學者;南開大學李輝教授于2017年入選“長江學者獎勵計劃”青年學者。這些彰顯了我國旅游學術研究的優秀成果,代表著旅游學科影響力的持續加強。

  (三)學科發展

  1. 學科特點

  學科邊界是區分不同學科的邊界線,決定著一門學科的研究范圍、研究方法和所發揮的功能限度。旅游學科是一門綜合性的交叉學科,與其他學科緊密相連。根據謝彥君和李拉揚(2013)的觀點,旅游現象的復雜性是多學科切入旅游研究的前提。宋子千(2014)對此有不同看法,認為復雜性并不是旅游現象所獨有,多學科介入也不為旅游研究所獨有,因此多學科介入并不是旅游現象復雜性的結果。不過宋子千也贊同“多學科切入是旅游學科發展的必經之路”這一論點。然而,關于“旅游是否已成為一門學科”這一問題,學術界仍存有爭議,有學者認為旅游屬于一門獨立學科,也有學者認為旅游只是現有學科的一個研究領域。根據張凌云(2014)的觀點,一門獨立的學科需具有“獨特的研究對象、特有的知識體系和一定的研究范式”這三大基本條件。林丹(2007)也認為,獨立的研究對象與研究方法是學科獨立的必要條件。由此來看,旅游是一個獨有現象,且經過70年發展,我國旅游業已成為一個相對完整的系統,旅游及旅游活動所對應和指向的行業相對清晰,研究對象相對獨立,學科邊界相對清晰。再者,隨著我國旅游研究的不斷成熟,學術研究隊伍持續壯大、研究成果、學術刊物、學術共同體等方面均取得了巨大發展,基本形成了較為完整的知識體系框架,也形成了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學科核心概念和理論,如“旅游體驗論”(謝彥君提出)、“非慣常環境”(張凌云提出)、“本真性”(王寧提出)、“旅游吸引物權說”(保繼剛提出)等。因此,在這一層面上,旅游學科逐步從其他學科中分離,探索旅游學的自身屬性特征及其發展規律,是旅游學朝向獨立性學科發展的標志。宋子千(2012)則認為,旅游學科雖不滿足傳統學科的內在規定性,沒有獨特的研究對象與研究方法,但以旅游現象為研究對象具有獨特性,可以發展成為現代獨立學科。

  2. 學科地位

  我國高等學校本科教育專業按“學科門類”、“學科大類(一級學科)”、“專業”(二級學科)三個層次設置。1998年以前,根據教育部頒布的《普通高等學校本科專業目錄》(以下簡稱《本科專業目錄》)來看,旅游隸屬于經濟學門類,是名為“旅游經濟”的二級學科。1998年,教育部再次頒布《本科專業目錄》,“旅游經濟”被改為“旅游管理”(學科代碼為110206),是管理學門類下工商管理一級學科下屬的二級學科,這與早期強調旅游的管理功能的現實狀況相符合。然而,旅游發展過程中形成的社會關系錯綜復雜,研究領域遠超出工商管理范疇,仍將旅游管理設置于工商管理門類下是不科學的。因此追求學科獨立是旅游學術界的重要目標。2012年,教育部對專業設置進行了修訂,增設了藝術學這一學科門類,并將旅游管理類(學科代碼為1209)升級為一級學科,與工商管理類的地位齊平,并下設旅游管理(學科代碼為120901K)、酒店管理(學科代碼為120902)、會展經濟與管理(學科代碼為120903)三個二級學科,為旅游學科地位升級帶來了契機。但從國務院學位辦頒布的《學位授予和人才培養學科目錄》來看(以下簡稱《學科目錄》),旅游管理仍是二級學科,隸屬于工商管理門類下。旅游學科碩士、博士的學位授予和人才培養與本科學位授予和人才培養之間存在“錯位”現象,使旅游學科境遇尷尬,同時也對旅游教育、旅游社會服務和旅游知識體系形成制約,阻礙了旅游學科的良性發展。旅游學科設置混亂且不符合學科發展和人才培養的需要,學科地位亟待提升。

  基于此,目前大部分高等教育學校將旅游管理學科設立在相應學院下,以一個教研室或系存在,如將旅游管理專業設立在管理學院、社會學院、歷史文化學院、地理科學學院之下。也有少部分院校設立獨立旅游學院,如影響力較大的中山大學于2004年成立旅游學院,并細分為旅游管理與規劃系、酒店與俱樂部管理系、會展經濟與管理系;南開大學于2010年成立旅游與服務學院,并設有旅游目的地管理、大數據與旅游管理工程、旅游協同創新與創新管理、旅游新業態研究、旅游教育創新與知識管理五個學科建設方向;云南大學于1999年組建了“工商管理與旅游管理學院”,旅游管理專業發展具有特色。然而,現階段絕大部分高等院校仍將旅游學科設立在相應院系下,且處于不同的學院歸口,這不利于旅游學科組織整合發展。

  3. 學科知識體系

  學科的本質是一種相對獨立的知識體系,且類別化的知識具有排他性和劃界功能。學科知識體系也反映了學科知識積累的程度和成熟度?!堵糜螌W刊》作為國內影響因子最大的旅游專題類學術刊物,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國旅游研究發展狀況。為了更好地理解我國旅游學科知識體系的構建現狀,國內學者余構雄和戴光全(2017)以2000-2014年《旅游學刊》刊載的論文及其高頻關鍵詞為研究對象,從內容、方法和目的三個角度對我國旅游研究知識體系演變及框架進行了梳理(見圖2)。研究發現,現階段我國旅游研究內容基本囊括了旅游現象涉獵的各個方面,定量研究方法和定性研究方法均有涉及,致力于滿足理論研究和應用研究的不同研究目的,旅游學科知識生態系統的結構相對完整。旅游知識的持續生產、積累與創新,促使以“旅游”為核心變量的知識體系逐步形成,旅游管理學科知識體系不斷發展。但也有學者認為,我國旅游學科理論基礎相對薄弱,旅游學科知識體系建構有待完善。



  總之,經過多年探索與發展,我國旅游管理學取得了巨大發展。具體表現為:旅游教育規模龐大、結構體系完善、教育水平提升;學術刊物、學術共同體的影響力不斷擴大,旅游研究成果豐碩;旅游學科地位在一定程度上得以提升,學科知識體系不斷發展等方面。然而,現階段我國旅游管理學仍面臨諸多問題,具體表現為:在旅游教育層面,旅游師資不足,特別是高質量師資缺乏、課程建設及教材建設不夠成熟,教材數量及種類繁多,但原創性教材和精品教材缺乏;培養人才與實際需求脫節、學生就業整體質量不高等。在學術研究層面,旅游研究成果數量龐大,但整體質量有待提升,研究深度不夠;尚未對旅游現象及本質的理解形成共識、尚未形成統一的旅游研究范式和學科概念體系,旅游理論基礎薄弱等。在學科發展層面,旅游學科知識溢出效應相對薄弱,難以與其他學科進行平等對話和交流;旅游學科地位尷尬,學科地位不符合旅游發展現實,學科自信不足等。

  三、旅游管理學未來發展前瞻

  未來,旅游管理學發展應著重關注以下三個重要問題。

  (一)產業融合背景下的旅游管理

  旅游實踐歷經70年的風雨歷程,尤其是改革開放后40年的快速發展,旅游業地位持續提升,從“創匯產業”變為“國民經濟戰略性支柱產業”,旅游業發展導向也經歷了“政治導向→經濟導向→綜合導向”的轉變,旅游業綜合帶動作用突出。同時,在全球化背景下,產業融合促使新型產業結構產生,成為一種潮流。旅游業具有開放性和引導性,旅游產業融合具有價值疊加、資源創新、產品多元和業態提升等特點,對產業結構優化升級、企業和區域經濟發展具有重要作用。旅游產業融合逐步上升為國家層面的發展戰略。2009年,國務院頒布《加快旅游業發展的意見》,明確提出要“大力推進旅游與文化、體育、農業、工業、林業、商業、水利、地質、海洋、環保、氣象等相關產業和行業的融合發展”。2014年,國務院印發《關于促進旅游業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明確提出要“堅持融合發展,推動旅游業發展與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和農業現代化相結合,實現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和生態效益相統一”。從從“推進融合”到“堅持融合”,從“旅游與相關產業和行業的融合”到“旅游與四化融合”,展現了對旅游產業融合認識的深化與拓展(田里和張鵬楊,2016)?,F階段,旅游與相關產業融合形成的新業態已非常普遍,如農業旅游、鄉村旅游、工業旅游等。除此之外,旅游地產、影視旅游、影視演藝、動漫旅游、科技旅游、會展旅游等也迎來新的發展機遇??傊?,通過產業融合促進旅游發展,應注意以下兩點:其一,緊抓文旅融合新機遇。深入挖掘旅游目的地/景區的文化內涵,并采取合適的載體和手段展示、演繹、傳承和弘揚文化,是突出和提升目的地/景區競爭優勢的有效手段。其二,堅持創意原則,突出差異和特色。旅游產業融合需因地制宜,充分利用當地的特色產業及優勢產業,并以創意和技術為重要抓手,加深融合的深度和廣度,提升融合效果。從這個角度來看,加強對旅游業與相關產業融合發展的理論研究很有必要。

  (二)學科交叉趨勢下的旅游管理學

  一方面,旅游學科是一個典型的交叉學科,多學科介入為旅游學科發展的必經階段。但多學科介入又使旅游學科面臨諸多困境。如單向依附于其他相關學科,強化了其他學科在旅游研究中的地位;多學科表層介入,制約旅游學科成長;學科之間缺乏溝通與交流,研究成果零散及孤立,獨立的旅游研究范式難以形成。國外學者雷珀(Leiper,2000)生動形容旅游研究是一個“甜麥圈”,雖然邊緣豐富,但是中間為空白。旅游學科未來發展如何突破這些困境?有學者認為可以從“多學科”向“跨學科”突破,以研究問題為導向打破學科壁壘,將不同學科進行融合,實現理論整合。也有學者指出,未來旅游研究是否可以跨越學科邊界,實現“超學科”或“后學科”的構想。

  另一方面,我國旅游學科發展還受內外因素的制約。從外在約束看,旅游學科地位未被充分認可。2012年,教育部對《本科專業目錄》進行修訂,旅游管理類升級為一級學科,但現行《學科目錄》仍將旅游管理認定為二級學科,旅游學科成長受學科制度束縛。目前,學術界對旅游管理學科升級表示了特別的關注,尤其是近年來中山大學主辦召開的“旅游管理一級學科建設”的系列會議,對推動旅游管理一級學科創建、旅游學科升級做出了努力。也有學者對旅游管理學科升級路徑進行了探討,如馬波(2016)提出“對接本科專業目錄模式、垂直設計模式和水平設計模式”三種一級學科架構模式;張廣海和張朝枝(2016)認為可將旅游管理一級學科劃分為旅游與休閑學、旅游目的地管理、酒店管理、會展與活動管理4個二級學科等。從內部制約來看,旅游學科內部建設不足。旅游管理作為一門新興學科,在旅游教育、學術研究及學科發展方面均存在一定的不足,學科內部建設亟待加強。而旅游學科內部建設不足是制約學科發展的最核心因素,內部建設完善才能打破外在藩籬。理論建構薄弱是學科成長面臨的根本性問題。因此,現階段我國旅游學科面臨的核心亟待解決的問題是,通過采取加強旅游師資隊伍建設、推進旅游知識創新、建立成熟的旅游理論體系和知識體系等手段加快學科內在建設步伐,突破學科發展瓶頸,并在此基礎上加速推進旅游管理一級學科建設,穩固旅游學科地位,由單向依附關系走向學科獨立,最終實現“跨學科”或“超學科”的構想。實現“旅游學科是一門獨立學科”的共識還需要旅游學人的持續努力。從這個角度看,完善旅游管理學科內在建設任重道遠。

  (三)旅游管理與旅游管理學的互動與創新

  一方面,旅游教育、旅游研究與旅游產業相互促進、共同發展是被歷史所證明的成功經驗。旅游教育是旅游產業發展的人力基礎,旅游研究為旅游實踐提供了智力支撐與參考資料,旅游產業實踐又為旅游研究提供了現實素材。因此,旅游產業發展與旅游學科相輔相成,兩者間良性互動是實現共同發展的現實條件。我國旅游產業、旅游教育和旅游研究均已達到歷史空前規模水平,業界、政府和學界從不同角度共同推進旅游知識的生產和利用,是實現旅游“知行合一”的有效手段。但是,目前我國旅游教育、旅游研究在一定程度上也與旅游產業發展存在“背離”與“脫節”現象,具體表現為旅游教育人才培養定位模糊、培養人才不滿足現實需求、旅游研究與旅游產業的關注熱點不同。旅游研究與旅游實踐缺乏融合,存在諸如“旅游研究人員對實踐了解不足”、“研究不以尋求真理為導向,而以發表論文為目的”、“研究成果無法指導實踐”等問題。而旅游學科是一門實踐性很強的學科,要真正實現旅游的“知行互動”,旅游研究需遵循“理論-實踐-再理論-再實踐”的路徑。因此,為加強旅游學科與旅游產業發展的良性互動,旅游教育和旅游研究需與旅游現實相結合,旅游管理學科建設符合旅游產業發展和社會需求。

  另一方面,創新是中國旅游發展的新引擎,也是旅游研究的真使命。與傳統產業創新相比,旅游創新有著自身特性,如旅游創新呈現出用戶驅動型創新、漸進式創新和非技術創新等特點,因此傳統創新理論不能完全適用于旅游。從產業層面,應充分關注旅游創新的動力機制及外在條件,從產品/服務、管理、技術、營銷等多角度切入,推動旅游產業的創新發展。從政府層面,從制度、政策及治理等角度入手,創新旅游制度安排和治理體系,使治理結構和治理模式更加有效。從學科層面,學科創新力有利于推動學科知識體系的演變,“國際化”是學科創新的重要手段之一,積極吸收和借鑒國外有關旅游教育理念、教學制度及安排、課程設置、人才培養模式、研究理論及方法等方面的優秀成果,并結合中國國情,推動中國旅游教育及旅游研究創新;旅游研究“本土化”歷程也刻不容緩,旅游學術共同體集體發力成立旅游學術組織,積極構建獨具中國特色的“本土化”的旅游理論,形成中國特色的旅游學科知識體系和話語體系,真正實現與國外旅游學者的平等對話與交流。整體來講,業界、政府和學界三者聯合,共同促進中國旅游走進創新時代。

  從上述兩方面來看,加強旅游發展與旅游學科的互動與創新勢在必行。(完)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院旅游研究中心 責任編輯:朱舒婷
相關閱讀 (關鍵詞:旅游)
“顛覆”年味:當國潮文創遇上年貨 2020-01-07
春節將至 駐南非使館提醒游客注意旅游安全 2020-01-07
報告:中國冰雪旅游達2.24億人次 收入約3860億 2020-01-07
廈門:夜間消費圖景日漸豐富 2020-01-07
中消協發布2020年春節消費提示:嚴防低價旅游陷阱 2020-01-07

3291
未来图文店赚钱吗6